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销售铌条产业发展到目前只有几十年

发布时间:2018/4/12 15:38:39      作者:山东省华纳稀有金属回收有限公司      点击:50

  销售铌条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全球铌条产业,特别是铌条铁合金产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就在2011年,巴西铌条和和铌条铁合金巨头CBMM转由Salles家族全资拥有;英美资源集团(AngloAmerican)提供了该国铌条铁合金产量的输出平衡。位于加拿大的Niobec作为另一个重要的铌条铁合金生产商则最终落入了在多伦多上市的矿业公司IAMGOLD的手中。

  今天的局面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2011年,CBMM以39亿美元将其30%的股份卖给两个亚洲投资者联盟,一个是日韩,另一个是中国。这两个团体都有钢铁制造商(即CBMM自己的客户)。2015年,IAMGOLD将Niobec出售给多伦多私募股权公司MagrisResources,该公司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新加坡和香港投资者的支持。这笔交易价值5亿美元。另一笔不可忽略的交易是,英美资源集团在2016年以17亿美元出售旗下位于巴西境内的铌条和磷酸盐资产给洛阳钼业(CMOC)。如此大收益的一笔交易令行业内包括英美资源集团在内的多数人都感到吃惊。

  对于一个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金属品种,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就聚集了61亿美元的投资是相当令人吃惊的。同样显著的是,从一开始,亚洲投资者就已经获得对全球至少三分之一的铌条铁合金产品的控制。

销售铌条

销售铌条


  这三个销售铌条生产巨头撤资的原因也相当明显。CBMM肯定不是因为需要钱;它的目的是锁定其一些最大的客户。IAMGOLD对Niobec的收购实际也只是其购买另一个金矿计划的一部分。它并没有真正地把Niobec作为核心业务,它只是需要钱来填补其资产负债表上与金矿相联系的业务的空缺。英美资源集团则纯粹想摆脱其非核心业务,当然,还有偿还它一大堆的债务。

  其他公司想投资这个行业的原因则不太明显。对铌条的需求在2000-2009年经历了一次飞跃增长,在2000-2004年,对铌条的需求更是增长了一倍以上并且一直保持增长势头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铌条需求的增长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消费者更好地理解了在钢中使用铌条铁的好处。当你根据钢铁重量的比例把铌条铁合金添加到钢里后,需要的钢材含量就会减少,因为销售铌条铁合金注入了更高的硬度。这就大大降低了大型钢建造的成本。另一个驱动因素是全球钢铁产量的爆炸性增长,特别是在中国。

  全球金融危机导致钢铁和铌条铁合金的需求大幅下降,但恢复迅速,并且近年来一直保持在接近21世纪后期顶峰水平的范围内。全球钢铁生产的前景似乎与几年前的情况截然不同,特别是在中国。罗斯基尔认为,钢铁生产的总体增长不会是铌条铁合金未来需求的主要驱动因素。

  当钢铁的增长前景不明,甚至当前的销售铌条铁合金的产能远远大于需求而且将持续这样局面的前提下,为什么人们仍然在这个行业进行大量投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铌条铁合金在使用率和使用强度上有很大的提高潜力。铌条铁合金目前并没有在所有钢铁应用中得到全面使用,而且一些国家/地区在使用铌条铁合金方面还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目前,在具有最大铌条铁合金使用增长潜力的国家中,无论是在提高的钢铁产能还是提高钢铁方面,铌条铁合金的使用量却达到了最低水平。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希望对其原材料供应链产生更大的影响,这主要适用于洛阳钼业(洛阳钼业由中国政府部分控制)。

  一般来说,销售铌条市场,特别是铌条铁合金市场的持久性发展还是要看CBMM的起到的作用及其作为。我们知道,CBMM在很大程度上创造了铌条产业,并且长期以来一直是主要的玩家和价格制定者。它的生产成本并不公开,但普遍被认为比其竞争对手要低得多。理论上来说,CBMM早就可以在很久以前以低价让竞争出局,但它却从来没有这样做过。罗斯基尔认为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CBMM认为价格和供应的稳定和安全是很重要的。让钢铁制造商转向含铌条钢的制造不是一个快速的过程。如果CBMM成为垄断生产者,这个转变过程可能也不会发生。试图通过低价销售成为垄断供应商会成为CMBB的公关噩梦,钢铁行业不安的消费者,这些都可能给CBMM造成损失。罗斯基尔计算过,如果CBMM试图通过低价促使竞争者出局,CBMM赚的钱会少得多。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虽然铌条铁合金市场已经面临产能过剩并且将持续这样的势头,我们还是可以看到有新的生产商试图进入市场。目前就有几个相关项目正在筹备中,至少有两个项目处于或接近融资阶段。这些项目的产量不会像CBMM一样大型,但市场能否给它们也提供一个位置?这一切其实都归结于市场对多样化供应的渴望。现在来看,对于任何项目,确保承购协议是确保项目融资,特别是债务融资(这使得股权融资也更容易)的关键。

  铌条产业发展到目前只有几十年。在过去十年左右,这个产业发生了巨大变化,而在未来,铌条产业可能将面临更多的转变。

  钽和销售铌条是两种通常伴生在矿石中的稀有金属。铌条含量高时称为铌条矿,钽含量高时则称为钽矿。铌条主要用于制造碳钢、超级合金、高强度低合金钢、不锈钢、抗热钢及合金钢;钽则主要用于电子原器件及合金的生产。

  乌干达的销售铌条矿生产曾主要源自绿柱石和锡矿开采的副产品,其精矿产量1959年曾达204吨,但由于绿柱石和锡矿开采的停止,目前的年产量仅为几吨。尽管如此,在乌干达西南部的广大地区分布着许多可供开采的小规模钽铌条矿。其分布及品位情况如下:

  卡卡尼纳(KAKANENA)地区,主要蕴藏于石英矿区内。1995年,南非有关机构经过对该区矿石样品的分析,认定五氧化二钽含量达42%,乌干达矿藏实验室同时验出五氧化二铌条的含量为37.9%。

  杰姆比(JEMUBI)河地区,钽矿毗邻于白云母结晶花岗岩矿及石英矿。五氧化二钽含量为80%,同时伴有二氧化铊。

  恩阳噶(NYANGA)地区,钽矿位于千枚岩中嵌入的石英片层及岩屑物质中。经化验,五氧化二钽含量为55%。

  卢瓦科轮兹(RWAKIRENZI)地区,在千枚岩中发现大量石英矿,其两侧有约60厘米厚的云英岩。而铌条钽矿则位于石英片层与云英岩间的交接处。其品位据称高于卡卡尼纳地区。

  恩亚布申伊(NYABUSHENYI)地区,铌条钽矿位于岩屑物质及石英矿脉中,五氧化二钽含量为12.19%,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66.78%。

  卡比拉(KABIRA)地区,铌条钽矿除位于岩屑物质和石英矿脉处以外,还分布在风化的结晶花岗岩矿及石英白云母混合岩中。五氧化二钽含量为42.9%,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37.9%。

  恩亚巴沃里(NYABAKWERI地区),铌条钽矿位于岩屑物质以及横于透辉石和长石之间的结晶花岗岩渠中。五氧化二钽含量为17%,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63%。

  布利马(BULEMA)地区,铌条钽矿位于交错分布的云英岩、白云母和黑云母片岩中签入的结晶花岗岩中。五氧化二钽含量为30.64%,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52.72%。

  基海姆比(KIHIMBI)矿区,五氧化二钽含量为35%,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55%。

  卢文亢噶(RWENKANGA)地区,矿石中五氧化二钽含量为47%。

  此外,在布干噶利(BUGANGARI)、基恨姆比(KIHENMBE)、卢旺加(RWANJA)和恩通噶莫(NTUNGAMO)等地区也都发现了铌条钽矿。

  另外,在托罗罗区已发现具有商业价值的羟锰矿(俗称烧绿石),羟锰矿是铌条、钽及其他稀有元素的来源之一。当地还具有2.3亿吨矿物残土资源,其中五氧化二钽的含量为0.2%,五氧化二铌条含量为0.7%。

  目前,乌干达境内的铌条钽矿开采活动主要限于恩亚姆噶舍(KYAMUGASHE)和恩亚布申伊(NYABUSHENYI)地区,在其他地区均为零散开采。根据伦敦金属交易所2001年9月牌价,钽的价格在35—60美元/Ib之间。乌干达的销售铌条钽矿资源已开始引起诸多矿产开发商的关注。欢迎我国有兴趣的企业来乌考察,探讨与商谈开发事宜。